逝去的菜市場

清晨5點時分,隨著太陽的甦醒,在嘉南平原的小庄頭—-下溪洲,也隨著菜市場熱絡的聲音給叫醒了!你出來喔、買好了、你今天買什麼菜、明天有空嗎?來幫我「貼」稻子(台語)、電線桿上的麻雀吵叫聲、太晚去,高麗菜已經賣完了、錦文,昨天拔草的工錢順便算給你、(廣播)各位村民,明天……,這些都是我從小在菜市場最常聽到的話語,而這些熟悉話語現在似乎漸漸消失了!P1770542
空蕩蕩的菜市場舊址。

依稀還記得小時候菜市場的場景,下溪洲這個小庄頭的菜市場有一家豬肉攤,兩攤賣魚的,媽媽說以前爸也曾經在這個市場賣魚,但是我毫無印象,應該是我還沒出生吧!兩攤賣青菜,還有舅媽經營的雞肉攤。一直到唸高中,早上6點多我還經常跟媽媽提著菜籃一起上菜市場去買菜,買完之後才去上學呢……。

P1770531
菜市場旁第一家關門的雜貨店。

在我的記憶裡,緊鄰菜市場旁有3家雜貨店,經營的商品略有不同。其中一家最早歇業的雜貨店店內一直只點了一盞5燭光的燈泡,店內光線一直是陰陰暗暗,那時候媽媽還經常叫我拿油罐(玻璃瓶)去「搭火油」(零售的花生油);火油桶是放在地上,上面用一張舊報紙蓋著,每次只要去「搭火油」,老闆都會從火油桶裡面拿出一個小油杓,然後將「火油」一杓、一杓的倒滿我的油罐子。現在已經忘記當年「火油」的價格了,但當雜貨店老闆掀開火油桶子的那一剎那,那香濃的火油味(花生油)似乎仍清晰可聞……。

P1770541
慶順伯的雜貨店。

慶順伯的雜貨店是緊鄰這庄內菜市場旁其中一家,也是這市場旁三家雜貨店經營最久的,除了賣一般雜貨店的食品雜貨之外,逢年過節也會兼做磨製米漿(蒸年糕或是蘿蔔糕的磨製)的生意,媽媽經常誇獎說慶順伯母磨的米漿最細緻。在只有黑松汽水的那時代,我還拿了爸爸未開的啤酒去換黑松汽水回來享受一番呢。

雖然十多年前菜市場「畢業」(歇業)之後,但慶順伯的雜貨店仍然是庄內超高人氣的雜貨店,店門口經常聚集一大票的庄民在聊天、儼然是下溪洲村小道消息的廣播站。尤其是他的雜貨店位在庄內的中心點,假如有陌生人進入庄內,雜貨店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無形中也擔負起庄內的守衛工作。

一如所有農村罹患同樣的「病」—-人口外移、人口老化。這些年每次回家,媽媽告訴我庄內的訊息都是「誰」走了、「誰」走了(上天堂),過年聽說慶順伯去住院,而最近一次回家得到的訊息是慶順伯的雜貨店-關了!因為慶順伯離開之後,大兒子把媽媽接到台北去生活了。

小庄莊的老人一個一個的走、再來小庄莊的雜貨店也是一間一間的歇業,當然小庄頭的菜市場也必然走上「消失」的路!

P1770535
市場內的水源現今只留下基座。

關門的雜貨店、消失的菜市場、沒有人的庄頭,這般模樣真如傳真機的感應紙隨著時間的因素,一點一滴將印在傳真機紙上的文字一點一點的消失掉、褪色,直到變成白紙一張,「過去」不見了,只留下空白!

你還記得,小時後牽媽媽的手上菜市場的記憶嗎?

你還記得,小時後媽媽帶你上菜市買衣服的的樣子?

現今,如果還能重遊童年的菜市場,是絕對的幸福,至少您還擁有!

關鍵字:

引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留言與回應

1篇留言/回應

  1. 林小余 on 十二月 9th, 2009 9:20 上午

    哇!這就是我外婆的故鄉。

    逢年過節都會回去,然後穿梭田野、穿過幾間四合院到現在據說已經廢棄的「溪洲國小」玩。

    這個星期五即將和同事去旅行,
    也會特地到下溪洲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看看。

引用(Trackback URI) | RSS訂閱(Comments RSS)

我要留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