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部落精神的安置模式─屏東大社達瓦蘭

這種遷居埋石祭告祖靈的Kifadan儀式,意即「向造物者借地」之意;部落族人(尤其年輕人)得感謝老天賜給我們依存的土地,並得同心協作、燃燒自己來為部落的未來付出心力,守護部落的集體安全。由於部落遷移是重大的事…

編按:

莫拉克災後,許多部落面臨遷村的難題甚至有局部區域被迫立刻選擇永久屋或流離失所的處境

屏東大社的達瓦蘭部落,在族人、縣府、外來團隊的共同努力下,選擇以「有部落精神的中繼屋」模式來暫時安置,而後再仔細討論長遠的重建大計,這樣的安置經驗,十分值得大家關注。

相同的經驗也展現在台東的嘉蘭部落,詳細情形請點選這裡閱讀。

下面文章是達瓦蘭部落在啟動安置計畫時,進行的儀式宣告, 雖然儀式已過(昨日的儀式現場報導,請點選這裡),但是族人透過儀式想要分享的話語,仍然值得一起閱讀。

另外,達瓦蘭部落已經成立了自己的部落格:「大社─達瓦蘭部落」, 請大家也持續關注。

─────────────────────────────────────────────────────────────

八八災後「達瓦蘭部落」(屏東縣三地鄉大社村)短期安置阿里郎山坡(瑪家農場)立石儀式通告

時間: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星期二,上午九點整。

地點:阿里郎山坡(瑪家農場)達瓦蘭部落短期安置基地

說明:

一、達瓦蘭部落是排灣族Ravar(拉瓦爾)群系的發源地,自古即在大姆姆山附近山區生存安居;因為居戶人口眾多,是個歷史悠久的大部落,遂被外來政權稱之為「大社」,即今日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

二、達瓦蘭自日本殖民政權統治後,部落主權和傳統領域土地因「官有林野」調查後開始流失;國民政府接收日本政權遺產,更在部落傳統領域內大量砍伐森林,而有沙溪林道、多納林道等的開闢,使達瓦蘭部落上源的山林開始出現裸露地,而讓部落淪為「安全堪虞」部落。

三、由於部落周遭林地被砍伐,部落週遭上方開始有土石鬆動,而有危害部落的徵兆出現,因此達瓦蘭部落在民國六十五年左右,便有集體遷村的計畫,同時期另有屏東縣霧台鄉好茶村、三地門鄉達來村的遷村計畫。

四、由民國七十二年10月8日(三鄉大民字第六號函)中,已確認村民大會通過議決要遷村,但政府並沒有認真對待部落安全問題;遷村計畫後來不了了之,一直被擱置未被處理。

五、民國八十一年九月三十日,省政府山胞行政局(81元.21胞建字第1132號函)辦理大社村(48戶)遷村規劃與選地,但只考量幾個鄰里(二到四鄰)遷村,不是整個部落遷移,且把基地選在危險的地方。因此,部落雖然想要集體遷村,但反對遷移到政府選定的危險地段。(此次風災該部分遷村預定地亦淪為土石流直接災害區)

六、自此,政府漠視大社部落安全需求,一直未再處理大社村達瓦蘭部落的遷村計畫迄今,終於使大社村淪為土石流災害潛勢區,而在此次莫拉克颱風的八八水災後,部落受到土石流危害,學校與部分家屋毀壞、部落基地塌陷。

七、八八水災後,達瓦蘭部落自力救濟後,才被政府重視而緊急安置在三地門鄉體育館二樓;由於達瓦蘭部落已經淪為土石流潛勢危害地區,集體遷村是族人不得不面對的迫切課題。

八、此次八八災後,達瓦蘭部落於八月廿二日晚上召開部落遷住會議,決定朝在自己土地內遷村目標努力,但同意先配合縣政府建議的短期安置地點,在阿里郎山坡興建中繼住宅,同時於達瓦蘭部落傳統領域內找尋適合部落安居的永久居住土地。而欲依循古代祖先遷移之埋石儀式,進行遷移宣告。

儀式簡介:

排灣族部落自古便有部落遷移狀況,或因安全與防禦需要,或因部落人口成長、擴張致使部落居地或耕地不足,而有部落遷移現象。排灣族在部落遷移時,一定會在暫時或長久居住地埋石祭告祖靈,而後才開始營造部落。

這種遷居埋石祭告祖靈的Kifadan儀式,意即「向造物者借地」之意;部落族人(尤其年輕人)得感謝老天賜給我們依存的土地,並得同心協作、燃燒自己來為部落的未來付出心力,守護部落的集體安全。

由於部落遷移是重大的事,依傳統慣習得藉此儀式祭告祖靈,感謝上天,也謹記祖先的叮嚀,而更得燃燒自己來為部落付出、守護部落。此次達瓦蘭部落雖然淪為災區,但族人依然希望拉瓦爾的排灣精神屹立不搖,遂主動召開部落重建會議,希望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重新站立起來,靠自己的力量不辱祖先的叮嚀。

在這個特殊的埋石儀式時刻,我們竭誠地邀請所有關懷達瓦蘭部落重建的朋友們,一起來共襄盛舉,參與這個以部落為主體的重建行動。

980826-majia-5099734-2170639-360.jpg
8月25日於瑪家農場進行的排灣族立石儀式,願部落重建順利平安。圖片引用自「聯合新聞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