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拜訪筆記:讓魚住回濁口溪

相較於溪流生態資源的重大損失,茂林鄉人在這次的災難中也算得上是十分幸運的,境內茂林、萬山及多納等三村住民均無傷亡傳出,王理事長認為這是過去護溪護魚行動所奠定的生態意識,無形之中協助居民度過災難。

編按:

在莫拉克災後,高雄縣茂林無人傷亡,算是災情相對輕微的區域,在新聞人力不足的情形下,過去一直未有關於茂林的新聞。

旗美社大近日招募新血加入,針對災區作深入調查,感謝社大協助,將陸續提供災區的現場資料,以下為茂林的初步拜訪,文章共分成兩部分,第一篇為旗美社大的工作人員靜慧所寫,第二篇為即將參與工作的溫炳源(旗美社大專案人員)所寫的現場記錄。

1-1944456501
由於瑜珈班學員秀美姐(右一)的引見,我們與公所秘書施貴成(左一)訪談茂林災後的情形(攝影/文字邊際、換日線20091022)

一、旗美社大拜訪茂林的前輩們(文/邱靜慧)

22號是日,旗美社大的土豆、靜慧陪同新加入夥伴溫炳原拜訪其即將投入的災區調查區域:茂林;阿線同行拍攝。

茂林由於沒有人員傷亡算是受災相對較輕的鄉鎮,在學員李美秀的引介下,會見了公所秘書施貴成,土生土長茂林村人,是年56歲,他提及了以下情況:

‧文化局下週將派先遣部隊整路,方便專家學者至國家三級古蹟─萬山岩雕探勘是否受損。

‧舊茂林遺址未受損,僅因路損未能到達。

‧此次讓茂林吊橋全毀,僅存多納吊橋一座,為南台灣最高吊橋,亦為此次多納村民的求生之路。

‧萬山部落為三村中較為嚴重區域,公墓亦被沖毀。

‧魚類棲息地改變,深潭不見了。

施秘書由於與清潔隊的「淨山」會議旋即召開,帶回其致贈之一本今年剛出爐的「茂林鄉誌」後拜訪濁口溪保育協會理事長王順調。

2-1944456502
濁口溪保育協會王順調老師與我們談到木勝溪近年變化(攝影/文字邊際、換日線20091022)

濁口溪保育協會原以整條濁口溪保育為宗旨,但三年前海棠颱風後,許多魚類棲息之深潭不見了,改為重點復育木勝溪,由小慢慢做大。王老師表示:

八八水災後,整條濁口溪比高速公路更平坦;木勝溪底比道路更大條,深潭全消失。海生館韓僑權提議人工復育後再野放,目前河水濁度仍太高,且礙於軟硬體經費不足,暫無法施行。

居民近年投入護魚工作頗有成就感,希望回復:「站在橋上即可見魚的盛況。」

而王老師對這次風災茂林受損較輕的解讀為:「懶惰」救了茂林原住民。,他認為交通便捷後,通過國道10通往都市路途更便利,年輕人往外發展,留在山上的老人並沒有耕作,山林久而久之回復原始狀態,而其他區域,在超大風雨的襲擊之下,環境就相對較為脆弱。

但王老師認為林務局才是破壞山林的兇手,例如這次尾寮山降雨4000公釐,山的上游林務局經常在那裡偷砍樹,每每大水一來,下游就有「舉槍」的等著運漂流木賣,林務局的因素比個人更大。

毒魚、伐木,天災?人禍?

3-1944456499
最後回程前,我們到茂林村的烏巴克工作室看看,原來當民宿的特色石板屋地基已沖跨了一部份去了!(攝影/文字邊際、換日線20091022)

炳原認為以回覆原來面貌為目標,讓大家參與在重建過程中得到的感動更深刻!並以綠黨賣枋山無毒芒果的例子鼓勵80歲的王老師繼續努力。

二、災後茂林鄉社區重建的觀察(文/溫炳源)

今天是88水災後的第76天,我們拜會了高雄縣茂林鄉重災區內的濁口溪生態保育協會,在理事長王順調先生熱心的款待下,對於孕育茂林下三社魯凱文化的濁口溪,近年來的護魚護溪的保育成果、災後受創的情形,以及未來社區保育工作的推展,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濁口溪全長59公里、流域面積占375平方公里,其發源於台東卑南主山的西坡,整條溪流幾乎貫穿茂林鄉境內。濁口溪生態保育協會成立之後,為這一條下三社的生命之河孕育了延續的能量。

尤其是在初期舉發坡地不當開發及由漢人引入毒電炸魚等破壞水源水質的行為、以及後續生態資源的調查、溪流保護、保育宣導及人才推廣上,不僅讓居民在茂林濁口溪找回童年戲水的兒時記憶,更讓原本適合觀光發展之濁口溪段的峽谷地形,塑立了順其原始風貌及溪流生態的開發原則。

然而,莫拉克颱風帶來的雨量及土石,也重創了過去綠水深淵、淺灘急瀨交互分佈的濁口溪,導致整條溪流溪水混濁不堪,而河床宛若平平的高速公路,嚴重破壞了復育有成的溪魚棲息與繁殖地,也使得居民引以為傲的保育成果付之水流,

但相較於溪流生態資源的重大損失,茂林鄉人在這次的災難中也算得上是十分幸運的,因為慶幸的是全鄉境內茂林、萬山及多納等三村住民均無傷亡傳出,王理事長認為這是過去護溪護魚行動所奠定的生態意識,無形之中協助居民度過災難。

看到過去胼手胝足戮力、一點一滴經營的護溪護魚成果,竟然轉眼間就隨濁水東流,不免讓人扼腕,同時也擔心讓協會受挫。所幸關心未來社區保育工作的人不止我們,早在颱風肆虐後不久,過去協會的長期戰友、任職海博館的韓橋權也去電關心,王理事長當時以「平平平、慘慘慘」來形容災後濁口溪的受創情形以及對協會相關工作的影響。

韓橋權先生是在就讀中山大學時,因研究所需「誤闖」了當時已如火如荼執行封溪護魚行動的禁地,兩方誤打誤撞之後,也共同為濁口溪生態保育結下歷久不衰的情誼,

怎麼辦!?連過去做為濁口溪復育基地的支流「木勝溪」都變成了「木勝大道」,而颱風過後都這麼久了!溪水的濁度仍然這樣混濁,今後要怎麼樣推展社區保育的工作呢?

理事長擔心過去在自然美景及珍貴魚類都還看得見的情況下,想要跟相關單位申請生態調查的資源都無疾而終,這些調查成果全靠參與的幹部自掏腰包,現在濁口溪眼前一片灰暗,認同的居民也自顧不暇,未來社區保育工作甚至會比當初草創時更為艱難。

所幸「德不孤,必有鄰」,在與韓橋權的討論下,志同道合的伙伴總可以激發出一些願景。在自然繁殖的棲地被破壞的情況中,接下來找回濁口溪過去復育的珍貴魚類,也許應該先從人工復育著手,透過適當場所、設備、器材以及動員會員的參與下,以「飼養魚苗、野放成魚」的人工培育方式來突破當前的困境。

而這也正顯示出儘管目前在窮山惡水的處境下,茂林濁口溪保育協會未來的社區保育工作,仍然會走出一條重建之路。

(本文與旗美社大部落格同步刊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