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綠色玻璃石

他們繼續在漫地的礫灘裡找綠色玻璃石,「小昱,真的有綠色玻璃石嗎?」風風姊姊問,小昱信誓旦旦。這片海灣的石頭,由於海浪回洗的力量,包含中央山脈或海岸山脈沖刷下來的變質岩、風化後的珊瑚礁群、工廠加工後….

這裡是花蓮縣新城鄉的康樂村。

風風姊姊走出門,一個穿紅衣服的小小身影站在門邊:「小昱,你怎麼來了?」五歲的小昱盯著她,沒有說話。「那……我們去海邊好不好?」風風姊姊說。

小昱領著風風姊姊,繞行平房旁的沙徑走著,他說那是他和阿嘉的秘密小路。「今天阿嘉不在啊……」「他住學校那裡。」「所以你很無聊齁?」「一點點……」

風很大,陰灰色的天空有厚厚的雲層。但小昱興高采烈地拉著風風姊姊走向海邊。「我們可以去找綠色玻璃石。」小昱一邊走一邊說。「綠色玻璃石?」「嗯,很漂亮喔!」

他和風風姊姊蹲在海邊尋找,不見綠色玻璃石,小昱說:「姊姊我帶妳去看我們的秘密基地!」他帶著風風姊姊到沙灘一處,上頭覆有幾支漂流木條。他蹲下來,小心翼翼地打開漂流木條,一隻白色的蟹躺在裡邊,還有幾條小魚,小魚身上沾滿沙子。「哇──是螃蟹耶!」風風姊姊蹲下來:「這是你和阿嘉弄的?」小昱用力地點點頭:「看到螃蟹,就把牠和小魚都藏在這裡。」

990608-4b6e4883c25-400f.jpg
小昱說這裡是秘密基地

這裡是著名七星潭風景區後的一片月牙灣,東昌定置漁場就在岸上不遠處,除了颱風季外,每天早午各有三次下海收網。海邊的小孩和漁場老闆也熟,經常在他們停留在岸上的膠筏玩耍,許多漏網的小魚會被小孩子發現。

圖二
膠筏上總是有漏網之魚

他們繼續在漫地的礫灘裡找綠色玻璃石,「小昱,真的有綠色玻璃石嗎?」風風姊姊問,她找不到,也不知道綠色玻璃石長什麼樣子。「真的!上次我們有看到,阿嘉撿了很多。」小昱信誓旦旦。這片海灣的石頭,由於海浪回洗的力量,包含中央山脈或海岸山脈沖刷下來的變質岩、風化後的珊瑚礁群、工廠加工後剩下的混泥石材……五顏六色都有,就是沒有綠色。

小昱在方圓百尺內不斷地跑來跑去,蹲下和站起來,他搔搔頭:「奇怪,沒看到……」瞥眼看到一旁有顆漏氣的排球,就玩了起來,他把手圍成一個小圈圈變成籃框,風風姊姊墊起腳尖投籃,球卡在籃框上,怎麼也掉不下來。他們站在浪前,玩鬼捉人和數字猜謎。這一天,他們沒有找到綠色玻璃石。「阿嘉的貝殼瓶裡面很多,等阿嘉回來妳就知道了!」小昱這麼說。

圖三
在海邊奔跑的小昱

星期六,小昱和阿嘉一如以往來到風風姊姊家,他們在風風姊姊的床鋪和地板間跳上跳下,玩起來驚天動地。阿嘉聽到風風姊姊想看貝殼瓶,咻──地一溜煙就跑回家,阿嘉家在巷口,是193縣道上的小雅檳榔攤。不到五分鐘,阿嘉在巷弄裡出現:「姊姊──」風風姊姊和小昱跑過去,阿嘉把貝殼瓶拿給風風姊姊,裡邊裝滿了水,有好多東西:大大小小的貝殼、石頭、沙子……

「這、這個就是綠色玻璃石!」小昱指著瓶子一處大叫。「這個也是、還有這個!」阿嘉也跟進。風風姊姊看著一堆小手指爭先恐後在貝殼瓶外指來指去,她看到了,一顆顆晶亮的綠色小石子浸在瓶子的水裡,「喀啦喀啦……」阿嘉搖著貝殼瓶,石子拉著石子一起敲打玻璃,發出清脆的聲響。

圖一
巷子口對面的小雅檳榔攤。每幾個月,阿嘉的媽媽會讓孩子把牆面重新刷白,再畫一個新的故事。

「可以倒出來看看嗎?」風風姊姊問。阿嘉把瓶蓋打開,水流了出來,混著淡淡的青苔。許多顏色的小石頭癱在地上,綠色玻璃石真的很漂亮,即使混在貝殼與石堆裡,依舊一眼就能認出,透明的青綠色,沒有一點雜質,陽光下閃動光澤。

風風姊姊把綠色玻璃石撿起,仔細觀看,發現形狀多不規則,不像其它石頭總有舒服的渾圓。「你們不覺得綠色玻璃石跟其他石頭不像是同一國的嗎?」風風姊姊問。「咦?」小昱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有同一國的!還有這個……」阿嘉翻找出一顆咖啡色的小石子,很小很小,同綠色玻璃石一樣,也是透明的純色,但咖啡石很少,只有幾顆。

不知道為什麼,風風姊姊心中浮現一種臆測,揣揣不安起來。「沒有其它顏色的玻璃石了嗎?」她問阿嘉。「沒有了!」阿嘉一邊說,一邊和小昱爬上漁場廢棄的黑色塑膠桶,在上頭扭打了起來。「姊姊,妳看小昱!」風風姊姊笑著搖搖頭,再次細心地檢視每一顆玻璃石。

「欸別打了,我相信海邊有綠色玻璃石!」風風姊姊跑過去,點著小昱的頭。「姊姊,那我們現再去找綠色玻璃石!」小昱又邀姊姊去海邊。姊姊還沒答應,阿嘉的媽媽就在巷口叫吃飯了。兩個小孩像是被啟動的發條兔子,跳下塑膠桶,咚咚咚地跑回家。

風風姊姊看著餘留一地的貝殼和石頭,殘餘的水印還在,她蹲下來,獨自一人默默地,一顆一顆地撿拾起。想著過往淨灘的經驗,想著要怎麼告訴阿嘉和小昱,綠色玻璃石其實是台灣啤酒玻璃瓶的碎片,被人們丟棄在岸上漂流到海裡,由海浪往復淘洗而成這個事實。她撿起咖啡色的玻璃石,苦笑,沒錯,這是保力達B。

她喜歡海邊村落的孩子們,因為生活條件有限,他們沒有五花八門的玩具,但大海就在身邊,總有自己構築的小小堡壘,和自顧自發明的遊戲。她經常從阿嘉和小昱不受控制和突發奇想的行動裡學到一些什麼,世界再不單純,小孩也能帶她看見另一種簡單的真實。

圖二
小昱在海邊打鼓

圖三
小昱說他很厲害可以站在鼓上

圖四
阿嘉說:「姊姊妳怎麼可以偷拍我!」

圖五
他們說要去屋頂上看海,阿嘉趴著,小昱跳起sorry sorry

風風姊姊搬家的時候,小昱不在,阿嘉躲在巷口的柱子後面,偷偷看著風風姊姊和朋友把家具搬上貨車,就在小雅檳榔攤對街,他的眼神很安靜,一點也不像平常瘋瘋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