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鳥不要來」的創意密碼

原社是位於台東市,隸屬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委員會,並專注於原住民議題的非營利機構,下設社會福利及文化產業等2個部門-期盼經由後者鼓勵原住民朋友,將原本擅長之各項傳統技藝…

近來文化創意產業似乎成為台灣產業界的當紅炸子雞,許多人期許它能成為台灣的下一波藍海產業-我們理解文化創意產業的類型多樣而複雜,然而,不變的原則應是如何運用文化(甚至擴及自然面向)之獨特資源,結合創意的視野與想像,透過創新技術進行再創造,最終建構新型態之產業形式及內容。

過往已有諸多團體及個人進行努力與嘗試,部分停留於構想階段,部分則是曇花一現,可是,也有不少案例克服挑戰與考驗,交出亮眼的成績單。

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社區及地方產業案例之一,就是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原住民社區發展中心(簡稱「原社」)所研發之「小鳥不要來」系列產品。

第一次接觸這個案例,是在國立台灣工藝研究所(現更名為「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於華山文化園區(現更名為「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舉辦之「台灣2005生活工藝運動大展」。

置身在建於1933年之再製酒作業場中,看到來自全台各地之「社區工藝」成果展現,其中,原社以琉璃珠為主題的攤位展示,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特別是「小鳥不要來」-這個讓人具備詼諧感又讓人滿腹疑問的標題,結合蘊含人文性的視覺展示,吸引許多觀眾睜大眼睛看,甚至張大嘴巴問東問西起來。

990407xiaomiaobu-400.jpg
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現況圖,本文所述之社區工藝展覽位於「中5A館」[1]

圖2
再製酒作業場整修前情形(拍攝時間:2002年9月28日)

圖3 圖4
原社於社區工藝展覽之攤位展示(拍攝於展覽會場,時間:2005年12月27日)

受到好奇心的驅使,作者與當時負責照顧攤位,也是原社之社區產業的重要推手-林秀慧小姐攀談起來。

交談後得知,原社是位於台東市,隸屬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委員會,並專注於原住民議題的非營利機構,下設社會福利及文化產業等2個部門-期盼經由後者鼓勵原住民朋友,將原本擅長之各項傳統技藝,透過適當的轉化及調整,提供地方產業發展與在地就業機會的嶄新可能。

與多數社區產業不同的是,原社並不侷限於單一族群或部落,只要是對產業議題有興趣的原住民朋友,都可以參加相關培訓課程,有關產業研發機制,則跳脫委託專業機構或專業者規劃、設計,原住民朋友僅負責生產、製作的分工模式,改由參加課程之原住民朋友共同發想、討論、規劃之參與式執行模式。

以「小鳥不要來」為例,這幾個字是在某一次的集體討論過程中,由一位部落婦女衝口而出-主因為許多原住民部落是以小米作為主要的糧食作物,當小米結穗後,銜接收成之際,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希望小鳥不要來吃小米,若有小鳥來,就要把小鳥趕走;趕小鳥的方式,主要是在竹竿末端,綁上鐵罐或鋁罐,罐內放入小石頭,搖晃竹竿發出聲響,以趕走前來偷吃的小鳥。

因為許多參與課程的部落朋友,都有類似的經驗,「小鳥不要來」這幾個字也的確是許多人的心聲與期盼,是故,這個標題提出後,立刻引起參加者的共鳴及討論。

當然,標題並不是產品,一旦決定主題後,就要開始思考,如何將諸此生活經驗轉化為實體的文化創意產品?

原社原本即已選定具備高度原住民特色之琉璃珠,作為主要的產業載體與媒介,首先即嘗試以琉璃珠模擬上述之鐵罐或鋁罐-因為每顆顏色及圖紋不同的琉璃珠,皆代表了不同的文化意涵,為彰顯「小鳥不要來」背後所期盼之豐饒與富足,因此,特別挑選名為「綠蟲」的琉璃珠,以強化此一系列產品之主題及內涵。

發想至此,已有故事,也提出了表現的形式及手法,再結合一些實用性的功能,似乎就可發展為完整的產品,並開始生產製造。但是,這群參與原社課程的原住民朋友,並未就此打住,反而希望再增加更多不同的元素,以突顯及豐富這個具有話題性與文化性的故事及主題。

首先,為了讓趕鳥工具,與另一個故事主題-小米連結在一起,運用熟悉的琉璃珠,以擬真的手法,做出小米成熟後,綑綁成串以利乾燥的意象,並將其與上述的「綠蟲」琉璃珠,串接在一起;其次,除了視覺之外,也希望能在聽覺上,展現原本作為趕鳥工具的「功能」,故於「綠蟲」琉璃珠上方,結上一個叮噹作響的銅鈴。

此外,當產品內容逐漸完整,參與課程的朋友們,則轉由功能面進行思考,並將產品定位為旅行中的紀念品或伴手禮-旅行中的人,最重視及重要的,就是「健康」與「平安」,因此,結合「護身符」的意象及功能,並運用原住民擅長的編織技法製作「香包」,裡頭放入卑南族拉卡烙民俗藥草,並以繩結將上述幾個元素,串聯在一起,最後依據不同性質的實用功能(例如:項鍊、手機吊飾、背包掛飾等),進行變化與調整後,即建構及完成後續廣受消費者接受與歡迎的「小鳥不要來」系列產品。

圖5

圖6
每顆琉璃珠的都有不同名稱及內涵,「小鳥不要來」挑選「綠蟲」琉璃珠作為主要的產品元素(拍攝於上述展覽會場,時間:2005年12月27日)

作者嘗試針對「小鳥不要來」系列產品之幾個成功原因進行歸納,並概述如下:

(一)來自不同部落之原住民朋友,經由課程學習與集體發想歷程,進行產品主題、內容、定位之規劃與設計,並結合擅長之工藝技術,讓產品本身不只有濃濃的原住民色彩,更能對傳統或既有的部落生活進行闡述與再現,甚至讓人想更進一步學習與理解其背後所蘊含的文化元素及內涵。

(二)有別於多數琉璃珠產品僅止於傳統文物之仿製與再製,以說故事的角度切入,運用具有話題性的標題,結合現代性的設計手法,讓傳統性的工藝技術,以及即將或已經邊緣化的部落生活,有機會被重新關注,並展現新的特色及魅力。

(三)經由生活化與多元性的產品定位,讓「紀念品」與「伴手禮」能與不同族群(消費者)之日常生活結合在一起,進而產生更多的互動、交流與激盪。

(四)積極參加各種大小、規模、性質各異的展覽活動,透過情境性的展示手法,讓產品背後的故事及內涵,能被有效突顯及展現,並突破商品市場交易之「物化」模式,進而轉變為可以傳遞,甚至代言原住民部落文化的平台與媒介。

(五)運用深入淺出的解說手法,讓產品的創新意涵與文化價值,能被消費者所認識與理解,進而產生支持、認同,甚至演變為持續投入、參與的動力及誘因。

(六)相較於目前許多創意產品運用大量無用而花俏的包裝手法,實用與儉樸的風格,加上簡單文字說明產品內容之設計定位,也是系列產品廣為接受及歡迎的原因之一。

圖7 圖8
原社的每位工作人員都是社區產業的絕佳解說員及代言人(拍攝於台東航空站之戶外展覽會場,時間:2008年5月17日)

歷經上述教育學習與集體研發過程,原社除交出「小鳥不要來」等深獲消費者及市場好評的產品外,也同步發掘及培養了許多具有創造天份的原住民工藝家,這些工藝家,除卻是原社經營文化創意產業的好夥伴,也逐步將這樣的學習經驗及合作模式,帶到更多的部落及社區,讓許多潛在性的原住民創意工作者,有機會於在地知識及傳統技藝的基礎上,蹦發出既細膩又豐富的產業活力及文化能量。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博士班研究生)[1] 圖片引用自「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官網:http://web.huashan1914.com/place/place2.php?cate=place。

人生能有幾次畢業─單車、都蘭山、我的夢(3)

陳品儒寫著:「突然覺得自己是一個瘋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去實現這件事?!也許是因為這句話──『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朱珮臻寫著:「從知道這個課程到現在,突然覺得我們好強!!!

一、沒有結束的繼續

長大以後才知道,團結這件事有多難。一群人共同朝一個方向邁進、彼此大聲吶喊著加油,其實是很罕見、也不太容易的事。

台東縣台東市光明國小的畢業成長營「單車、都蘭山、我的夢」,在六月已經圓滿結束了。阿龍老師捧著一疊孩子的單車日記,裡邊有各式樣的吶喊與心情。這一群六年甲班的小朋友,暑假過後便各自升上了國中,單車成長營結束了,但是就教育觀點而言,這不過是另一個開始。

三十多部的單車和孩子們一起畢業,畢業典禮當天單車們排排在舞台前站好,成長營的堅持與精神將會被孩子們一起帶走,繼續他們各自的旅程。

二、最後一頁單車日記

一學年戶外探索教育的課程裡,孩子是主角,不長期陪伴在一旁,觀察他們一年來的轉變,其實無從察覺有什麼不一樣。

有人寫著:「看著眼前的上坡,是那麼地長,是那麼地陡,即使再累,依然堅持到最後,那時的腳就好像〝殘廢〞,接觸地面馬上就〝軟腳〞,真的很痛苦,但是不管多累都值得。」有人寫著:「路上周家豪抽筋,我的心那時好緊張,我們G2就幫他加油。路途中,校長突然說,我的腰好酸,我和江緯聽了,就喊:『校長加油校長加油校長校長校長加油加油加油!!!』」

阿龍老師用白色的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三個大字「做自己」,最後一篇單車日記,孩子坐在課桌前,有些振筆疾書,有些埋頭苦畫,偶爾的交頭接耳中,有一個孩子,獨自坐在那裡,看著窗外的都蘭山發呆出神。

與其乖乖坐在教室裡,在外頭吹風淋雨曬太陽的身體律動似乎更讓人想念,儘管活動進行時其實大家都累得哀哀叫,然則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那些無盡上坡的辛苦與互動加油的熱情還有餘溫,在如今平淡規律的現實裡持續發揮著影響力。

「這次的出外讓我發現自我!只要心中說好,世界第一高峰也登得上去。我人生的第一石頭放下了,我知道風信子如何再開第二次,那就是放下現在,往未來看,往未來前進。」邱得誌是02小隊的隊長,他在活動兩天裡總是騎在前頭,賣力上坡的同時還是不忘精神喊話。

回顧短短兩天,每個孩子都展現了他們的人格特質與不同的堅強,鄭雁曲寫著:「我發現,原本很少來往的同學,其實他們心地都非常善良,互相幫助,各隊一起加油,從那天,我們班的氣氛變了,熱鬧了起來,不再為小事爭吵。」教育的價值,在於創造情境與機會讓孩子學習獨立自主,戶外探索教育不只是讓人看到身體的可能性,更多還有情緒與意志的掌控。

就在騎完100公里的第二天下午,輪子與輪子滑進校門口的同時,喊著「我們回來了!回學校了!」以前,連孩子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們真的做到了。

陳品儒寫著:「突然覺得自己是一個瘋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去實現這件事?!也許是因為這句話──『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朱珮臻寫著:「從知道這個課程到現在,突然覺得我們好強!!!真的是猴塞雷啊~!!!超級棒餒!!!」一言難盡裡只能用專屬於六年級的口吻與筆觸,用很多的驚嘆號展現自信與驕傲。

一學年來孩子們不斷被課程衝擊著,這種感覺陌生又美好,以致於成長營結束後令人處於一種不可思議的狀態裡。這種不可思議讓他們嘗試相信:所有侷限都是人們加諸給自己的,沒有不可能的事。

在師長們的心中,這些孩子們長大以後,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將來,如果他們在喪志時還有一絲力氣鼓舞自己、如果他們不輕易忘記自己想做的事、如果他們不輕言放棄……不全然歸功於這些戶外經驗的鍛鍊,也與它脫不了干係。不需要特別傑出,也許就是一個平凡的、互信互助、愛鄉愛土的普通人。

那麼即已足夠。

980722-dulangrat-360.jpg

單車日記(1) 

單車日記(3)
孩子們的單車日記。

三、畢業的意義

「人總是在絕望的邊緣,才能看清楚自己軟弱的樣子,還能夠在聚在一起幾次?我們還剩下多少日子?」小小的心靈,當然要感傷畢業,他們終於在六月底,和自己彩繪組裝的單車一起畢業了。畢業典禮當天,他們點燃天燈放向黑色夜空,把希望都寫在上面。

天燈搖搖晃晃地升上去了,紅色的火光終會滅,跟在身邊的單車卻是永遠的。

畢�典禮放天燈
畢業典禮當天,他們點燃天燈放向黑色夜空,把希望都寫在上面。

�火接�火-傳承
燭火接燭火,象徵著傳承。

關於台東光明國小的單車畢業記錄,請閱讀:

(1) 單車、都蘭─我的夢

(2) 單車、都蘭、我的夢-光明國小的戶外探索教育 (2)

小地方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