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創意 原鄉文創「行銷」待突破

願意協助災民重建的資源其實不少,但缺乏整體規劃,以致災民學很多,證照也一籮筐,但沒一張能用的,期待能獲得相關單位的重視及檢討。

八八風災重創原鄉產業,許多被迫生活在安置所內的原住民族人不但經濟安全受到威脅,生活上頓然失去重心。為了幫助災區民眾的生活重建工作,公部門釋放出許多計畫案,讓民間社團競標申請,進入災區或安置所內進行各項重建工作。

災後職訓計劃多塊狀分布 社工憂難有成效

在原民會的補助下,台灣原住民族部落深耕發展協會在安置來義鄉及泰武鄉災民的忠誠營區,辦理了多項職訓課程,如美容美髮、手工藝精品等等的職訓班。其中「原住民藝術手工藝精品行銷班」,主辦單位遴選30名失業災民加入受訓,除了結合原住民文化及平地文化的手工藝品製作外,主辦單位還指導學員們如何拍攝照片,並運用網路來行銷自己的作品。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深耕發展協會專案執行經理賴宥菖表示,一般在辦理原鄉的手工藝班,都強調於原住民文化,使得各原鄉所出產的作品同質性很高,為了發展特色,他們與學員共同研發保有原住民創作元素又兼具商業競爭力的作品,如緞帶花、捏塑、彩編、皮雕及其他原住民手工藝作品,希望可以創造出一個與眾不同的特色。

image001-480

image004

image002image003

要協助原鄉發展產業,除了創意之外,「行銷」仍是待突破的環節。賴宥菖指出,行銷不外乎實體行銷與網路行銷,這次課程受限於時間較短,因此行銷課程主要是以觀念的建立及網路行銷為主,指導學員拍賣網站的運用及商品拍攝上傳,但大部分的學員幾乎對於電腦的使用上都不太熟悉,但在學員間的相互合作,以有餘而補不足,部落行銷團隊的雛形儼然見影。

賴宥菖表示,將來也有安排進階課程,計畫以實體行銷為主,要訓練學員可以直接去與他們的客戶互動,做直接面對面的銷售。進階課程雖已有計畫但仍是未知數,還得視經費籌措狀況而定。

「政府給這麼多的錢,給這麼多的職訓,可是後來沒有延續,相當可惜。」屏東縣政府重建組社工邱靖雯觀察到這樣的隱憂。「對於手工藝,原住民真的天生就有天份,可是她們欠缺機會,欠缺有人去幫他們做這個地方(行銷)。」

她憂心的表示,願意協助災民重建的資源其實不少,但都是一塊一塊,缺乏整體性的規劃,以致災民學很多,證照也一籮筐,但沒一張能用的。也期待這樣的問題能獲得相關單位的重視及檢討。

災民不是難民 勇敢築夢走出重建之路

Lavu lavu,來自來義鄉義林村的頭目家族,八八風災後住進忠誠營區,是這個手工藝精品行銷班的班長。因為對手工藝的喜好,一直以來就有成立工作室的夢想。去年碰上突如其來的風災,家不但沒了,連夢想都不太敢再想。但再參加這樣的職訓後,她說,離夢想更近了。

「對這個班本身就很有興趣,我很想再繼續做我的手工藝,八八水災之後,也沒有什麼工作可以做,所以很感謝政府的幫忙,也希望能再多支持一點。而手工藝品,我們原住民真的是滿有天賦,就是在行銷方面,真的是欠缺。所以一定要去學行銷這部份的工作。」

或許是早就有想開工作室的想法,lavu lavu在行銷課程方面特別留心,希望能夠將自己及部落的好手藝推廣出去,因此他很期待能有後續的銜接課程,她說:「所學的手工藝在行銷部分,都還要繼續加強。要邀請幾個有興趣的同學,結合我們所學的,來開一個工坊。」

長期在忠誠營區陪伴災民的紅十字會駐點服務員陳憶欣說:「我覺的這邊的居民很不錯,他們也會一直想說他們要怎麼繼續下去,怎麼走出去。」她就觀察到,有幾個人就真的以職訓學來的手藝作為主業,到各部落的祭典或創意識及兜售,也漸漸地做出一點成績。

她說:「不像之前他們會去做鐵工,而現在就專門做這些受工藝品在賣,他們都喜歡編編東西,可能賺的錢沒有鐵工多,但做起來很有成就感。」

11月9日,是這個班的畢業典禮,主辦單位特地在忠誠營區辦理了成果發表會,屏東縣政府社會處及原民處兩位副處長皆出席了這樣的盛會,對於災民們的努力給予鼓勵,台灣原住民族部落深耕發展協會理事長潘明福也當場尋求公部門的支持。紅十字會的代表陳憶欣說,雖然課程結束,但也是個開始,他鼓勵學員們繼續創作,未來可成立合作社來推廣,紅十字會也會有陸續推出方案在行銷上給予最實質的幫助。

image005
紅十字會駐點服務員陳憶欣與手工藝精品行銷班班長lavu lavu

image006
學員以一次原住民的歡呼感謝所有支持的單位,也為自己的成果歡呼。

image007
與來賓合影,這是學員們的畢業照,為這次的成果發表劃下完美的句點。

(本文與莫拉克新聞網共同刊登)

災後的願力 泰武要用夢想交朋友

由泰武國小經營的「旅人之家暨地方文創館」將於9月18日揭牌,希望透過此活動,讓來賓體驗藝術、音樂、傳統美食,以及部落自主堅持的力量。

八八風災後,泰武國小異地安置,在空間不敷使用的安置期間,泰武國小的數位機會中心在無空間可運作下,透過校內老師及地方藝術家的相互激盪,轉而進行「文創加值」的嘗試,獲得肯定。今年四月,泰武國小搬遷至佳興部落後,夢想再加大,結合當地的山光美景及部落豐富的人文及藝術,在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六下午,舉辦手創藝術市集及草地音樂會,吸引不少遊客前往。

另外,在佳興村民支持下,泰武國小數位機會中心利用部落內的空屋,以7年1元的租金開闢旅人之家暨文創館,將提供背包客及特殊專長教師住宿,除了刺激師生的學習,也盼帶動部落觀光。

泰武國小表示,最初的想法,只想開發一個屬於在地文化的產品,可以贈送給曾在八八風災給予協助的單位團體以表感謝,然而卻意外獲得好評。泰武國小伍麗華校長更進一步表示,泰武國小承辦數位機會中心,最主要也是要協助地方文化產業發展,再加上教育部也鼓勵各地的數位機會中心可以自主營運,所以就覺得這可以是未來部落及學校可以共同繼續推展的方向。

「旅人之家暨地方文創館」將於9月18日配合國際和平日以及創意市集活動揭牌,泰武國小希望透過此活動,除了讓來賓體驗一場藝術、音樂及傳統美食的饗宴,更讓外界看到他們自主營運的決心,與部落堅持的力量。

60329_153902567961924_100000265467223_382722_4531251_n

文創市集 展現部落生命力

image001image002

佳興部落(Puleti,普樂地),位於半山腰,南、北大武山將其環繞,又與來義鄉的大後部落隔水相望。佳興是著名的排灣族木雕村,部落內住著不少頗復盛名的木雕藝術家。另外,排灣族最具特色的「手紋」,在佳興部落仍有許多紋手的老人及最高階的「手紋」。

上學期泰武國小師生搬到原來的佳興分校成立中繼校區,才使得寂靜的佳興部落漸漸有了熱鬧氣息。泰武國小來了之後,發現這裡除了美麗的山景,也極富文化資產,很適合「文創」的夢想發芽。

自五月起,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六下午,在佳興中繼校區的草地舉辦「泰武手創市集」以及「為土地而唱」草地音樂會得活動,讓許多原住民的藝術家、樂團一起相互交流,醞釀創作的能量。另一方面,也希望引領外地遊客欣賞藝術創作歷程,並帶動地方居民共同參與地方特產販售。

image003

image004

部落知名木雕藝術家卡邦(沈日安)的未完成作品

image005

原住民藝術家們,透過手創市集與外界交流,激盪耕多創作元素,也讓部落的創作力被看見

旅人之家 用夢想交朋友

伍麗華說,她剛到佳興村時,原本只是想在部落租屋當作是老師的宿舍,卻發現佳興村人口外流嚴重,部落約有一半是空屋,於是向村民建議,可利用閒置空屋供志工、背包客住宿。

村民李惠如立即響應,以「7年租金1元」,提供距學校僅50公尺的房子,校方進而以數位機會中心名義成立「旅人之家暨地方文創館」,一舉跨向自主營運及學習再生,此構想獲得教育部支持,還有其他村民也想提供空屋。而現在已經可以開放背包客申請住宿,有意願的民眾可以直接跟學校聯絡。

伍麗華表示:「旅人來,要成為我們的朋友、志工、家人,不是一次的旅行關係季結束。可能成為泰武國小的好朋友、社區的好朋友。」

「旅人之家暨地方文創館」將於9月18日配合國際和平日以及創意市集活動揭牌,泰武國小希望透過此活動,除了讓來賓體驗一場藝術、音樂及傳統美食的饗宴,更讓外界看到他們自主營運的決心,與部落堅持的力量。

image006

小魯凱樂團的拉法告與佬祖,獨樹一格的幽默,逗的全場觀眾哈哈大笑‧以故鄉為題的創作「好茶的微風」,唱出現代原住民青年對故鄉的思念及想像‧

image007

拿布與巴奈的音樂,唱出原住民隱藏內心深處的無奈及壓迫。

(本文轉載自莫拉克新聞網)

歌聲迴盪北大武─ 泰武國小畢業生 傳統歌謠慰祖靈

臨行前,校長提醒「泰武村未來因遷村而遠離北大武的懷抱,但是要告訴祖靈,即使到平地求學,我們還會再回來,不會忘記自己長大的 土地。」查馬克也一再提醒孩子,把歌謠帶回屬於他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事。

八八風災重創被排灣族視為「聖山」的北大武山,依照族人傳統習俗,當部落遭受重大災害,必須舉行祈福或祭拜儀式,以撫慰祖靈。4月15、16二日,泰武國小20位高年級學生,藉著每年例行的登北大武山畢業活動,回到群山環繞的傳統舊領域,合唱傳統古謠輕撫祖靈。

990508taihiohhuiygy-450.jpg

災後首次挑戰北大武 畢業生帶著祝福出發

15日早上七點,泰武國小臨時校區早已人聲鼎沸,為的就是迎接一年一度的北大武山登山活動。除了20位高年級小朋友及5名師長之外,學生家長、林務局巡山員、社區警員…等18人同行,協助照顧學生安全。

在六年級導師查馬克的督導下,小朋友們換上防滑橡膠鞋,來來回回的領取登山用品、食糧,再一件一件的塞進洪蘭教授提供的登山背包,儘管有些孩子的裝備比自己個子還高了,依舊難掩興奮地背著包包不斷自我打量。當地牧師帶領全體人員禱告後,準畢業生們在學弟妹們熱情的道別聲中,踏上這趟北大武山慰靈之旅。

入山前,學校安排泰武村頭目呢勒與泰武鄉前鄉長顏和,講述「頭目制度和大武山傳說」課程,小朋友圍成一圈聽得津津有味。查馬克說,大自然就是最好的教材,登山活動讓孩子們貼近自然生態、體驗過去祖先們的傳統生活,更能培養感恩、謙卑的學習態度。最後一個重要的儀式,就是由頭目帶著大家,面向北大武山、高舉小米酒,敬告祖靈登山活動,大夥齊喊「qila- uu」(伊啦-嗚,動身前的精神呼喊),泰武國小正式出發。

990508taihiohhuiygy-2501.jpg image003
小朋友在學校行前準備與禱告。

image005
泰武村頭目呢勒跟小朋友們講頭目的故事。

山河變色 路難行

事實上,八八風災嚴重破壞登山道路,畢業登山活動差點就要取消,但由於小朋友們都非常期待,不願意放棄機會,在教導主任陳長士兩度親自前往勘察後,確認安全無虞後,校方才決定照常舉行。然而,風災造成的路斷,以及兩處大崩塌,小朋友們得多花近2小時,經由2個高繞點,才能抵達原本的登山口,考量學生體力與安全,今年只能到達標高2500公尺的大紅檜,並未如以往登上三角點。

雖對災後的道路慘況早有耳聞,但若非親眼見證裂成三道的路面、持續滑動、崩落的土石,恐怕還是難以想像豪雨、走山到底帶來了多麼劇烈的影響。行畢第一個高繞,原本因為登山而興奮不已的大家,突然安靜了下來。一處大崩塌躍然出現在眾人眼前,三年級導師呂志鴻忍不住驚訝的說:「我們的家怎麼變成這個樣子?」這裡,是瓦魯斯溪,也是林邊溪的源頭,泰武國小就座落在瓦魯斯溪畔,大家望著眼前大片深不見底的黃土,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image007
八八風災前,車子可開往直接開往登山口,如今,只能步行。

image009
行經崩塌處,小朋友拉著繩索,手腳並用向前邁進。

除此之外,1.7公里處,還有一個巨大崩塌。愛好登山的陳長士說,山友們私底下稱呼這些因風災造成的坍方為「莫拉克大崩塌」。面對鬆滑難行的山路,大夥們只能手腳並用;途經危險崩塌路段時,不斷相互提醒「拉緊繩子走螃蟹步,往腳下看別往山下看!」一路上,孩子們互相扶持,用輕鬆但尊敬的態度與北大武山相處。走累了,停下來歇歇腳、聊聊天,或是跟著林務局巡山員蔡森泰,一起擁抱台灣杜鵑、躺在植被上,聆聽自然最原始的呼吸。

從登山口算起,又攀爬了4 個多小時,傍晚時分終於抵達最佳觀景點「東方不敗」,潔白如團團棉花的雲海,簇擁著排灣族口中的聖山北大武。

image013-200.jpgimage015-300.jpg
image011-360.jpg
登上東方不敗,老師同學們開心合照。

伴著餘暉,一行人往今晚的落腳地-檜谷山莊邁進。五年級導師陳美珍說,依照以往的登山經驗,北大武山的登山客絡驛不絕,每次學校來爬山,床位都要用搶的,然而,八八風災後的這個夜晚,檜谷山莊卻完全屬於泰武國小。但是,這裡並不冷清,在沒有電的山莊,小朋友把頭燈充當霓虹燈,用歌聲和著歌謠隊伴奏老師的吉他,夜裡的一場雨,滴滴答答的拍打在屋頂,像是山靈對這場音樂派對的回應。

image017 image021
在山上,一切從簡,一包白飯加一包調理包,大家也都吃得津津有味。吃完飯一起同樂。
image019

北大武 我們還會再回來

隔日一早,小朋友們繼續向上攀登,至標高2500公尺的大紅檜巨木群;接近正午,歌謠隊的孩子們,再次回到東方不敗,面向聖山高唱古調,告訴排灣的祖靈「我們來到北大武山了。」

離開之前,校長伍麗華勉勵:「泰武村面臨重建,未來也因遷村而遠離北大武的懷抱,但我們要告訴祖靈,即使到平地求學,我們還會再回來,不會忘記自己長大的土地。」查馬克也一再提醒孩子,雖然因為歌謠能去歐洲、去上海,但是不要忘了,把歌謠帶回屬於他的地方,在山裡唱歌,才是最重要的事。

北大武的壯闊依舊,雲海的美麗依舊,路卻難行了;但是,只要泰武孩子的活力依舊、承諾依舊,排灣族的精神,也將永不止息。

(本文與莫拉克新聞網共同刊登)

泰武觀星咖啡,走過八八更堅強

顧英哲表示,哭過以後還是要站起來!因為我看過爸爸被擊倒過,爸爸的雞場被颱風 全部吹毀,他也是哭,但是哭一哭還是站起來,再去貸款把雞舍重新建起來。這就是VuVu的精神,痛歸痛,明天會更好。

泰武鄉武潭村地處於佳興部落與泰武部落之間,相較於泰武村與佳興村所面臨的遷村與遷校議題,武潭居民在八八過後似乎一如往常的生活著。往佳興的路上看到「觀星咖啡」的指示,問了當地人才知道觀星咖啡是一對年輕的排灣兄妹經營,我們決定去看看武潭這個在八八水災議題中不曾出現的部落是不是真的安然無事,而「觀星」便成為我們接觸武潭的起點。

繞過了彎彎曲曲的山路,觀星咖啡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它沒有出色的招牌更沒有華麗的裝潢,如果沒有用心尋找很容易咻的一下就錯過了,但是輕踩踏板的單車族總是被它濃濃的咖啡香吸引而駐足。進到觀星才剛打開車門馬上被撲鼻而來的咖啡香提振精神,山上清新的空氣也讓午後疲憊的身體得到解放。

image0038-420.jpg
觀星咖啡外觀( 攝影/林巧璉)

觀星咖啡用天然的木板搭成一個小空間,小空間裡有吧台、廚具和幾張桌椅,最吸引人的是一排面對山景的座位。男老闆看見我們一行人親切的說:「進來坐啊,我們幾個人在交流咖啡。」在這裡沒有城市咖啡廳的嘈雜和店員的過度推銷,想要盡情享受難得悠閒絕對沒人會吵你;想找人聊天老闆也一定熱情奉陪。

第一眼看到兄妹倆無法想像年輕的他們對咖啡的堅持與專業,哥哥顧英哲今年27歲、妹妹顧智樺今年25歲。坐下來聊天才發現,他們講起觀星與咖啡的故事,渾圓的眼睛閃閃發亮,言語間自然流露對部落的認同與情感。妹妹說:「很多客人都說你回山上做什麼?那麼年輕就應該在城市打拼啊!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到外面工作?為什麼我們不回家鄉?部落有很多資源,在山上一樣能生活。」

顧智樺認為會種咖啡想起來一切都是主的安排與祝福,她說,原住民本來就有種咖啡的紀錄,只是以前祖先不知道怎麼後製,只知道一顆顆紅紅的果實可以賣給日本人賺錢,因為沒有技術後來也就荒廢了。但六年前爸爸顧建平因為朋友的介紹發現部落裡的土地很適合種咖啡,那一年顧智樺正好考上台中技術學院的休閒事業經營系,顧智樺將學校裡教的經營、行銷學以致用,成功結合了觀光與休閒,觀星咖啡堅守在地行銷,要讓客人藉由親身體驗,愛上咖啡也愛上泰武。

顧家現在種咖啡的農地是兄妹倆的VuVu生前辛苦打拼取得的保留地,顧智樺說:「VuVu生前憑著毅力辛勤工作才換到這塊地,VuVu總是告訴我們要用耳朵聽,不要習慣用嘴巴說別人。我們想要把VuVu謙卑的精神保留下來。」這就是「觀星」的由來。VuVu的名字翻成漢語是星星的意思,觀看星星就是思念著他,把他留在這裡。

六年前剛開始種咖啡,顧建平和顧智樺都是門外漢,顧智樺笑著說:「我跟爸爸都是不喝咖啡的人,咖啡是什麼東西啊好苦啊!那時什麼都不會就謙卑的找人問、去有種咖啡的地方走走請教老闆,古坑、花蓮、墾丁,我們都去過,有一次還被當作是間諜呢!」而顧英哲是在三年前退伍後加入咖啡農行列,現在爸爸和妹妹負責幕後品管、哥哥則負責農園管理和咖啡店,三個人成為缺一不可的鐵三角。

觀星咖啡的商標顏色鮮豔且意象清晰,百步蛇圍繞著咖啡果實、一座山和星星。百步蛇是排灣族的象徵,顧家是排灣族的子民也是頭目家族;那座山正是登山客喜愛的大武山;而那顆橘黃色的星星正是摯愛的VuVu。百步蛇守護著部落、咖啡、大武山以及星星,一個Logo便把觀星與部落的故事生動的表達了。

image005
觀星咖啡商標 (林巧璉/攝影)。

一家人堅持自產自銷,種出優良的台灣有機咖啡,讓每個來到觀星的客人都能品嘗在地咖啡。顧智樺說:「我們要做到在地特色,大家一說到觀星咖啡就會想到弱果酸,慶幸的是我們做到了。我們希望在地行銷能帶動原鄉,泰武鄉缺乏吸引力,我們原住民的生活需要活絡,原住民擁有的是文化特色和人文特質,光是我們的熱情就讓人愛死了!」這對開朗的兄妹回到山上不只是為了養活自己,他們的目標是帶動在地產業,讓年輕人回到部落。

image007
牆上的咖啡評鑑書訴說著顧家人用心經營咖啡園的故事以及成就(攝影/林巧璉)

當我們問起莫拉克颱風有沒有造成任何損失,兄妹倆很快的回答:「沒有」。完全沒有嗎?顧英哲說,「對啊!我們的客人百分之九十都是熟客,我們所要的就是鞏固老主顧,大多的人都會再來,日子久了就變成好朋友了。八八之後,霧台、來義、三地門都不能去了,對武潭來說就是一個契機。而且有些客人會透過部落格訂貨。」

聊到農園時,顧英哲似乎這時才想起農園遭莫拉克破壞的悲傷。「本來有一千六百棵啦,但莫拉克吹倒很多,咖啡樹都落果啦,產量減少好多喔,但是才能到一萬元補助。」顧英哲苦惱地回想大雨狂下的颱風夜,他說:「那時候我看著農園一直哭,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也不知道該怎辦心裡很難過,辛苦一整年的心血就這樣沒了。」一場颱風,讓原本應該歡欣收成的季節成了難忘的傷心回憶,估計損失約十六萬元,而清理及照顧受損的農園又是另一項挑戰。

image011
八八過後的咖啡園(攝影/林巧璉)

訪談過後,顧英哲帶我們看咖啡園,眼前是許多倒下的咖啡樹,和滿地的落葉與果實。他隨手摘下一顆果實說:「你們看這樣看起來是好的對不對,裡面是壞掉的。」邊說手邊拔開,果然鮮紅色的果殼內是枯黃的果實,顧英哲邊走邊嘆氣,但他表示,哭過以後還是要站起來啊!因為我看過爸爸被擊倒過,爸爸的雞場被颱風全部吹毀,他也是哭,但是哭一哭還是站起來,再去貸款把雞舍重新建起來。痛一痛還是要站起來啊,這就是VuVu的精神,痛歸痛,但明天會更好。

妹妹笑著說:「守著陽光、守著咖啡。」回到家後上網搜尋兄妹倆的部落格,顧英哲的網誌裡放了聖經裡的一段話「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種流淚出去的, 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這就是原住民樂天知命的生活態度,也正是現在災區所需要的正面能量。

觀星咖啡不但沒有被八八水災擊倒,他們還要擴大營業,農地已經劃出一塊地將要蓋兩層樓的咖啡廳,一樓經營餐廳、二樓喝咖啡,還要結合手工染布,讓遊客不只吃吃喝喝還能動手玩天然又環保的染布。顧英哲驕傲的說:「現在就有客人提供餐具和桌椅了喔!」我們似乎看見了充滿生氣的泰武,這對兄妹踏實的為心裡的夢尋找實現的方向。

image001
觀星咖啡的經營者之一顧英哲,跟我們介紹咖啡豆,以及莫拉克颱風時咖啡園的情況(攝影/林巧璉)

image009
擴建咖啡廳用地(攝影/林巧璉)


觀星咖啡結合手工染布(圖片提供/顧英哲網誌)

忠誠營區安置中心內的人,家

在元旦熱鬧的入厝儀式隔天,偌大的營區只有零星幾戶人家在,很多人來回山上,忙著安頓原住家和營區兩邊,有的居民還在外面工作。vuvu和鄰居坐在門口閒聊,搬來前,他們還棲身義林村的檢查哨。

趕在年前(12月30日)開放入住的屏東潮州鎮忠誠營區安置中心,目前容納八八受災戶屏東縣泰武鄉、來義鄉的居民共計111戶552人,其中泰武鄉44戶254人,而來義鄉較多,為67戶268人。紅十字總會林莞德說,營區鄰近腹地約六甲未來預計還可容納約300戶居民入住。不過,未來如何繼續開放其他受災戶入住,尚未有時程表規劃。

屏東縣府在軍備局同意後,以廢棄的潮州忠誠營區作為來義鄉及泰武鄉災民暫時住所,由紅十字會總會負責營區內修繕及經費,將既有營舍修繕隔間成91戶,並由台灣高鐵提供來自中國20戶組合屋,總計111戶,各戶面積約15坪,含3房1廳1廚1衛。

利用營區改建後的房舍情形

tai4uimage1.jpg
整修後的營房

image
營房內的房間之一

image
營房內的廚房

新建的組合屋群

20100102-忠誠營區 (44) 作者 gioia today

image

imageimage

(左)組合屋的客廳(右) 組合屋房舍配置

imageimage
(左)組合屋的房間之一上下舖(右)雙人床

營區內的人家

來義村的vuvu廖花枝

在元旦熱鬧的入厝儀式隔天,我前往營區採訪。偌大的營區只有零星幾戶人家在,很多人來回山上,忙著安頓原住家和營區兩邊,有的居民還在外面工作。來義村的vuvu廖花枝帶著三個兒子、孫女一家八口,剛搬進整修的營房裡,沒有什麼行李,三個孫女屋裡屋外奔跑嬉戲,vuvu和鄰居坐在門口閒聊,搬來前,他們還棲身義林村的檢查哨。

二兒子許文雄面對新屋,心懷感謝,回憶起風災逃難,心有餘悸。許家原本在來義村經營土雞城,店面、住家同一處,是東部落沿河岸最後一戶,8月6日溪水開始暴漲,三兄弟背負一家老小,拼命往山裡逃,同時村裡大部分的人則是往外逃離。

許文雄說:「跑到一個工寮才睡沒多久,水就淹到腳下來,又得再往上跑!」連續多日棲身山上的工寮,撿野菜、地瓜裹腹,親眼看著腳下房舍一棟棟地基淘空、漂流沈沒,最後是在山上拼命揮動黃色雨衣才讓直昇機救下山來。家當、車子都被沖走,唯一留下的代步工具是當時勉強牽著跑的機車,而營房前面停著的二手貨車,是靠著補助買來,載運一家大小。

「逃出來時真的什麼都沒有,還好有天主保佑,命還有!不然我們也變成漂流木了!」過去一家全靠土雞城維生,現在廖花枝感嘆外面工作難找,要作鐵工也得親戚的工班才有可能,現在八八臨工專案31日結束,三個兒子目前沒有固定工作,一家暫時靠風災補助金度日,不知道未來要往哪裡去。採訪當天三兒子在外作鋼筋零工,而廖花枝,稍晚就載孫女回山上的檳榔攤顧生意。

image
廖花枝兒子與孫女

image
來義村居民廖花枝

image
來義村廖花枝的孫女

泰武村的蔡碧珠一家

從泰武村搬來的蔡碧珠,是三代一家七口同住,位於營區中央草坪上組合屋,她說,山上的房子大概有這裡的三倍,不過風災後屋頂、地板都有裂縫,下雨時會漏水,但是苦等安置所數月,只能繼續住在危險的房子裡,「下雨時地板上都是水」,「那怎麼住?」,「就穿著鞋子踩過去就好了!」她看似輕鬆的回答。

組合屋裡衛浴、廚房設備、電視、冰箱等基本電器均有,她說,搬來營區只需要帶換洗衣物和食物等必需品就好,其他的家具太多也搬不來。她的父母當天會留在山上過夜,等星期日的教會禮拜結束才會下山來。孫子一個讀泰武國小,一個是萬巒國中,她說平常會住在營區裡,因為家裡太危險了,而且接送孫子也比較方便。

image
泰武村居民 蔡碧珠(右)與鄰居

想種田的梁家

在營區裡也有一些人來陪伴親友、協助安頓,梁惠如是其中一個。嫁到古樓村的梁惠如是來義村女兒,媽媽和外婆是受災戶,兩位母親分住的房子雖然都在,卻都毀損不堪居住。不過營區名額有限,只有母親抽到房舍,便和外婆一起搬來,外婆坐在門外,倒還喜歡清靜的營區,母親梁玉珠不在營區,正在山上跟村民一起種竽頭,風災後也加入八八臨工專案,平時偶爾作臨時鐵工。

梁家在山上種花生、竽頭的田地風災中也毀損,不過缺乏權狀等證明所以並沒有獲得補助。家人們在房門口看著眼前光禿的一大片空地,在想空地上不知是否能種菜?

忠誠營區除了居民房舍、營區管理室之外,兩鄉各有一衛生所,未來可能會規劃托兒所,服務有托育需求的民眾。負責營房整建規劃的紅十字總會林莞德老師說,營區鄰近腹地約有六甲,還可容納約300戶居民。「如果未來增加的部分能蓋小木屋,會比組合屋來的理想,造價雷同但較堅固耐用,颱風來也不怕。」平均一個月可以蓋好一百間。不過未來會如何規劃,還有待相關單位決定。

另外,目前進出營區有警衛管制,在紅十字會的規定下,開轎車駛離營區需要打開行李箱檢查。

image
來義村孩童

image
有了家之後的傍晚。

image
營區房舍現有配置圖

image
忠誠營區外的腹地,如有需要還可以再增建。

災後146日,來義、泰武終獲中繼安置

新年新開始。紅十字會在荒蕪的忠誠營區修厝蓋屋,在元旦舉辦「入厝」儀式,來義及泰武鄉111戶災民終於有個落腳的中繼家園,提著隨身行李就入住的vuvu笑著說,有家真好。

前言:

屏東縣排灣族人居住之來義與泰武鄉,面臨遷村或原地重建課題,加上沒有適當中繼安置場所,災後過著十分辛苦的生活。雖然部落未來仍是未知數,但幸好經紅十字會協助,將廢棄營區整建隔間,族人已於昨日(1月1日)入住,於災後第146日,得以恢復基本的家庭生活。

以下新聞轉載自自由時報(原文出處請點選這裡),泰武與來義鄉的重建情形,請閱讀:

(1)遷村不遷村?泰武與政府仍在協商中

(2)我們的家不要變標本─來義部落主張原地重建

600_129

曹啟鴻與鄉民一起喝下祈福的小米酒,開始新生活。(記者侯千絹攝)

新年新開始。紅十字會在荒蕪的忠誠營區修厝蓋屋,在元旦舉辦「入厝」儀式,來義及泰武鄉111戶災民終於有個落腳的中繼家園,提著隨身行李就入住的vuvu笑著說,有家真好。

忠誠營區安置中心入厝儀式昨天上午在泰武、來義族人吟唱排灣古調迎賓,活動在祈福、贈鑰儀式後,村民獻上小米酒與來賓分享。

莫拉克颱風重創屏縣霧台等5個原鄉,縣府獲軍方協助,以廢棄的潮州忠誠營區作為來義鄉及泰武鄉災民暫時住所,紅十字會總會主動協助營區內所有修繕及經費支出事宜,將既有營舍修繕隔間成91戶,並透過台灣高鐵公司董事長歐晉德居間協助提供20戶組合屋,總計111戶,各戶面積約15坪,含3房2廳。

安置中心房舍提供泰武鄉44戶、來義鄉67戶災戶使用,住宅備妥各種生活用品,包括衛浴、廚房設備、電視、冰箱、熱水器等,災戶只要拿著隨身物品就能入住。

入住的民眾有的已在門口栽種花草,有些用布幔妝點客廳,對於在新家開始新的1年,災民都是笑口常開,1位高小姐說,新家安排很舒適,但是距離部落太遠,孩子上課得花上半小時的車程,原則上還是會在部落的老家與中繼屋二地跑。

(本文原標題為「忠誠營區中繼屋 111戶災民入厝」,為讓讀者瞭解哪些部落遷入,更名為「災後146日,來義、泰武終獲中繼安置」)

(本文轉載自自由時報,原文出處請點選這裡)

遷村不遷村?泰武與政府仍在協商中

排灣族的泰武村,原居地看似尚可居住,但因潛在危險性高,居民也面臨遷村與否的壓力。但一旦需要遷村,政府並無提出完整配套措施,與居民所需相差甚遠,目前仍在持續協商中。

前言:

泰武村,泰武鄉內的排灣族聚落,與南邊的來義鄉、春日鄉同屬中排灣,位於北大武山以南。88風災中,泰武鄉內有災情傳出並且面臨遷村討論的是泰武村與佳興村。風災過後近五個月,才就續完備的忠誠營區安置所,將於1月1日舉行入住典禮,預計可納110戶泰武鄉、來義鄉的居民。

不過,泰武村內災情多為地層滑動,道路出現裂痕但房屋本身尚可居住,因此只有雨季危險時才會搬入安置所。雖然目前居民仍可住在家裡,但是村仍然面臨遷村與永久屋選擇的重建難題,以下為記者的追蹤報導。

4-4215192173_b2af4a2177

(上)從泰武村望向對面山崩處

(下)部落內道路狀況仍好,但整體有危險之虞。

9-4215175483_014a26f1d6

回鄉,還是繼續離鄉?

近年來屏東發展單車國道,泰武村即是自行車大賽的終點,山景宜人又距離平地不遠,成為單車客熱愛的路線之一,沿著縣道屏102-1,從平地行政中心所在地的部落佳平村一路往山上,平日也可見不少單車騎士,很多攀登北大武山的山友也將此地當作登山前的補給站。通往泰武村的山路在88風災過後幾天便恢復正常,除了部分路面小有凹洞,交通算相當通暢。

沿途零星幾家鐵皮屋頂土雞城,白天服務單車行旅的客人,晚上招待上山賞夜的遊客,這也是山區常見的人造風景之一。進入海拔八百公尺的泰武村,便瞥見木造露天咖啡小屋,這裡唯一一家咖啡小店,由一對年輕姊妹所開,營業兩年多,主要的收入來自假日單車人潮,也因為旅遊人潮湧入,才讓日本時代留下的咖啡樹,四年前重新開始進入部落的經濟生產線。

2-4215967588_87c1c60e5f

(上)泰武咖啡主人,莊春櫻姊妹(下)泰武村的咖啡品種─阿拉比卡。

6-4215183149_c83d4b76ab

泰武村人口外流嚴重,一如許多山地原鄉,青壯年為了生計在外地打工,留下老人和幼子。開咖啡屋的莊姓姊妹,是少數回來部落工作、生活的年輕人,姊姊莊春櫻說,這兩年因為開始發展咖啡產業,有整地、砍草、採收等工作讓年輕人回來,部落人似乎漸漸看到回鄉發展的可能性,再加上外面景氣也不好,大家比較有意願搬回來,但今年發生風災,讓很多想回來的腳步又遲疑下來。

莊春櫻看見微露曙光的部落發展,「好不容易能在自己的地方賺錢、養家,要我們放下這裡的一切搬去別的地方,很難。」這裡幾乎家家戶戶都種咖啡,收成的生豆賣給山下的中盤。

在自己的土地上居住不需要房租,海拔高、夏季涼爽所以也沒有人裝冷氣,電費可以更省,「這裡沒有錢照樣過生活」泰武村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雷正輝說,「搬出去不是只需要房子,生計、就業都是問題。」

1-4215968664_7e59487ab4
泰武村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雷正輝先生

在村內經營雜貨店的莊道吉先生,六十歲。年輕的時候在外頭作鐵工、板模,「年紀大了,外面工作大概55歲以上都不會請你,現在作板模要會量尺寸,材料都寫英文字母,我們跟不上時代了!」回鄉生活的莊先生有一分多的農地自己種些小米、芋頭、地瓜、咖啡簡單維生,是村內44戶申請安置中心的居民之一。

原本泰武村有70多戶申請,而安置中心只能容納44戶,於是部落自行協調,自己或親友在潮洲有房子的,就把機會讓給沒有房子或無法就近依親的人。莊先生在鄰近地區沒有房子,也沒有親人可以借住,所以能夠申請到安置所。不過他的房子完好可住,農地也沒有受損,只有在雨季危急的時候,才會搬去安置所。對於政府所提出的永久屋政策只擁有地上物沒有土地所有權,他無法接受。

3-4215965732_5ca4718a05
居民莊道吉先生

永久屋分配,分戶是一大問題

除了土地與房屋所有權問題,永久屋戶數與坪數分配也是居民相當在意的重點。目前擁有157戶數的泰武村,居民多為分戶居住,有的是原戶籍地一門牌地址有數戶居住,如兄弟姊妹成家後分戶,長子(女)繼承本家戶籍,其他人在本家旁自立蓋屋,但沒有合法門牌,永久屋一戶分配一屋,那其他分戶家庭怎麼辦?

又,有的人為了孩子就學等不得已考量,戶籍已遷出剩下長輩,但實際上仍現居泰武村,若以現行規定2人以下配住14坪的規定,和實際居住狀況即不符。永久屋申請在實際執行上,對部落族人會有分配不足與不公的問題。

若讓村辦公室來作實際居住的認定呢?雷正輝質疑,協助核定的幹部會不會日後被落入非法核准的嫌疑呢?

關於劃定特定區域問題,自從十月初的安全評估說明會之後,中央未曾再來泰武村進行任何的勘定或討論,雷正輝說,已經被他們放鴿子很多次,對政府實在失去信心,「每次說要來結果還是沒來」,部落並非不願意談遷村,因為誰也不想每天與危險共存。但是部落訴求若與中央政策差距太大,當然無法談(先前的安全評估會議,請點選這裡閱讀)。

12月24日行政院原民會等單位終於前來泰武村舉行諮商,對居民在意的原農地使用問題,以及原屋居住問題,似乎都有些讓步,泰武村也提出經過三次部落會議決議之後的六大訴求與村民連署書,中央與會代表未能於現場做出任何承諾,因此泰武村希望代表回去反應後,於1月15日之前能再來面議協商。

後記:

12月24日的詳細對談內容,以及六大訴求連署書,泰武村幹事整理後會再提供,屆時將再另行提供報導。

5-4215960484_f872229032
泰武村內牆上,小朋友手寫的「泰武不要遷村」

7-4215952010_8f7f698e0f
泰武村內的裝飾圖騰,將來是否還有部落居民為伴?

(本文與莫拉克新聞網共同刊登)

泰武國小遷校─如何顧及學童適應與文化傳承?

行腳國境之南,屏東北大武山裡,泰武國小在海拔750公尺處落地生根,師生人數不到百人,雖小,力量卻無比巨大。排灣族的血液中,流竄著木雕、刺繡的藝術天賦;山裡氤氳的霧氣,浸潤著古調,今年6月…

行腳國境之南,屏東北大武山裡,泰武國小在海拔750公尺處落地生根,師生人數不到百人,雖小,力量卻無比巨大。排灣族的血液中,流竄著木雕、刺繡的藝術天賦;山裡氤氳的霧氣,浸潤著古調,今年6月,泰武國小古謠傳唱隊的嘹亮歌聲從台灣傳到歐洲,孩子們的純真天籟讓無數人既震撼,又感動。

但是,八八風災之後,泰武國小受到重創,豪雨所帶來的地層滑動,讓建築物嚴重受損,原先以水泥填補的裂縫痕跡還在,新的裂縫又蔓延成網,寬度超過一公分。

遷校,成了不得已的決定。趕在開學前,泰武國小遷到了山腳下、原先閒置的武潭國小佳平分校,白底紅字的「泰武國民小學臨時校區」終於高高掛起,正式復學──然而,一連串的抉擇背後,是問題的結束,或是新問題的開端?

捨近求遠? 臨時校區一變再變

風災過後,泰武國小面臨遷校的兩難,要遷往5公里路程的佳興村泰武國小佳興分校?或是10公里遠、山腳下的佳平村武潭國小佳平分校?最終,泰武國小在武潭國小佳平分校的閒置校舍復校。

從佳興到佳平,捨近求遠背後的原因,不只是縣長的決策,而是泰武與佳興兩個部落之間的角力。泰武國小教導主任陳長士分析,泰武是北排灣,而佳興則屬於中排灣,一隻攀木蜥蜴在泰武叫kinararei,跑到佳興就叫kinaruyoung。日本統治時代,瓦魯斯溪南岸的佳興部落被迫遷到瓦魯斯溪北岸、泰武的獵區之內,兩個部落就此鑄下了歷史心結。

泰武國小裡,來自泰武村的學生是佳興村的三倍;一位佳興村的家長曾私下抱怨,泰武村的家長很強勢,臨時校區才會寧可設在佳平,不願設在佳興。

「這些頭頭、地方仕紳要先退出。」一位泰武國小的老師認為,泰武村的家長其實並不強勢,是「上面的人」很強勢;雖然,泰武國小的老師曾提出「遷往佳興」的建議,但泰武村的家長們因為訊息缺乏,最後只能聽平常部落裡面講話大聲的人。

image001
(上)八八風災後,泰武國小因為走山而嚴重損毀。

(下)泰武國小目前暫時落腳於佳平村的武潭國小佳平分校。

image003

準備好了? 臨時校區問題浮現

為了維護孩子的受教權益,風災過後,部落幾乎全體動起來幫忙遷校。

「那時候真的很累。」泰武國小一年級導師楊惠芳透露,為了開學,三天之內要把學校整理乾淨,除了老師之外,泰武村、佳興村,甚至是佳平村民都捲起袖子幫忙,開貨車上山,把泰武國小的桌椅搬下來。

上課將近三個月後,楊惠芳說,泰武國小的同學一直很想回去,他們並不喜歡臨時校區。

問題一:住宿舍 生活步調待調整

來自台北的家扶基金會社工林宗翰說,當學童離開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心理上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離鄉背井?何況,泰武國小在山下設立臨時校區後,不僅空間變小,學生人數也增加20多人,生活步調、節奏無法恢復到以前。

林宗翰觀察,泰武的孩子們在寫作業時,要擠在小小的空間裡面寫;住宿生洗澡也要輪流洗,生活作息的時間因此拖長。目前家扶基金會的計畫是:再增設一間宿舍,讓男、女同學能各住一間宿舍,生活空間變大,時間也能更妥善利用。

問題二:風災補助多 學生不減反增

風災之前,泰武國小的國小部學生人數是43人,幼稚園是15人;遷至佳平後,國小部學生人數增加至62個人,幼稚園也增至20個人。

泰武國小四年級導師、同時協助校方教務工作的呂志鴻坦言,學生人數爆增三分之一,除了有部份家長希望孩子在此得到部落經驗;也有家長是為了風災後的補助,把孩子從潮州遷回來。

面對這個問題,無論是風災前、風災後就讀泰武國小的學生,只要提出補助申請,校方全部送件,最後,球又踢給提供資源的單位。

問題三:文化傳承 恐難以為繼

有別於漢人社會,每一個原住民部落都是一個「王國」,界線森嚴之外,原住民也習於在自己的土地上召喚祖靈。

在泰武國小任教排灣族母語的邱宵鳳指出,每一個部落的故事都是獨特的,每一首歌謠也是獨特的,甚至連原住民名字的傳遞方式也有一定的脈絡,假如政府遷校以後,忽略部落的分野,對原住民的文化傳承影響將非常巨大!

「當孩子們不在自己的部落裡面,是否還能夠勇敢地唱自己的歌?」邱宵鳳憂心地說。

一到兩年後,泰武國小將在平和村與武潭村之間的台糖用地重建。當泰武國小的教具、設備、遊樂設施一件件移出,孩子們的心仍留在山上時,如何在安全校舍、保存文化、孩子願望三者間作出抉擇、取得平衡,仍然值得細細思考。

image005
學童們正比手畫腳,高唱母語歌曲,而這樣的歌聲,是否能永遠迴盪?

(作者為台大新聞所同學)

偏鄉的社區音樂營造

南方的鄉下,社區營造相關的經費(不管軟體或是硬體),永遠比北方都市少。比南方更南的小學,或許物資的供給,並不如都市的即時性與時代感,純樸的地方感,卻給音樂人或者是推廣音樂者………..

南方的鄉下,社區營造相關的經費(不管軟體或是硬體),永遠比北方都市少。比南方更南的小學,或許物資的供給,並不如都市的即時性與時代感,純樸的地方感,卻給音樂人或者是推廣音樂者,純粹無瑕的社區(或是社團)音樂發展想像。屏北的泰武鄉,人口約五千多人。有六個村,十個部落。鄉內有泰武國中一所國中,武潭、萬安、泰武等三所國小。其中武潭國小的平和分校這一年多來,透過非營利組織及縣政府的協助,發展出的森巴鼓樂隊,展現迷人的曠野魅力,著實令人感染那熱情的原民動力。

drun-360.jpg

社區森巴鼓樂隊音樂動感撼動人心

平和國小鼓樂隊
平和國小鼓樂隊

外籍老師雖然並沒有和國小學童使用流利的相同言語,但卻發展出另一套肢體語言、表情溝通方式。於是節奏感、音樂性就這樣點點滴滴,透過一次一次練習,一次一次的社區節慶,一次一次的成熟,一次一次的撼動人心。

屏南的恆春鎮,人口約二萬多人。大光里,是樂人陳達的故鄉。去年的社區新風貌營造,改變了某部分的社區外觀。這次,期望透過縣府的社區圓夢計畫的一點點協助,發展出非洲鼓樂隊,也期待能透過更多樣的音樂呈現,發展成一個有音樂地方感的社區。

大光國小

大光國小非洲鼓演出

微薄的補助恐難於短短時間成就大大夢想,還好有充滿熱情的替代役男喬治老師,還有為善不欲人知的旅館業者的資助。大光國小的非洲鼓團也在今年成軍,期待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社區表演,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也能成就撼動人心的社區打擊樂。

建築或者與建築相關的美學營造、景觀營造,作為實體物理空間(或者是物質空間)的改善;地方寫作,作為公民社會的意義感鋪陳;音樂,作為社區脈動感的呈現。屏北到屏南,原住民鄉到海邊小村,不同的脈絡,編織不同的社區(或者是社會階層)肌理。或許習慣於視覺,擅長使用廣角鏡頭,遠鏡頭,長鏡頭的北方政經實力豐厚的他者,來到南方,可能得要學會近拍特寫,善用那觸覺、嗅覺、聽覺,觀察那細微之處,方能體會那不同於北方的社區質感,地方之美。

(本文作者為屏東社造委員會委員)

小地方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