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騎士楊寶全和他的皮雕作品

寶哥,鍾情於溪釣海釣,經常騎著他的重型機車徜徉山海之間,他是個逍遙騎士。粗獷的外型,看似嚴厲卻愛講冷笑話,誰想得到他竟是個皮雕高手?

編按:本文節錄轉載自「大我文創工作室」部落格,閱讀完整篇幅,請點選這裡閱讀。

image
image

寶哥,鍾情於溪釣海釣,經常騎著他的Yamaha RoadStar1300cc重型機車徜徉山海之間,他是個逍遙騎士。

粗獷的外型,厚實的雙掌,看似嚴厲卻愛講冷笑話,誰想得到他竟是個皮雕高手?

寶哥的皮雕工坊「田瓦屋」座落於屏東瑪家鄉北葉村,高屏溪上游的隘寮溪畔,大山大水的原鄉部落,這也是寶哥的故鄉。

二年來,寶哥在這兒開班授藝,教導排灣族人習作皮雕。

於是,逍遙騎士化身為工匠師父……

image

image

田瓦屋工作室座落於屏東縣瑪家鄉北葉村,從外觀看起來毫不起眼,或許相對於許多屋內屋外堆滿作品的原住民木雕師的工作室,可以說是遜色許多,但只要一踏進去,絕對會被屋內種類繁多的配件給嚇到。

在認識田瓦屋工作室的靈魂人物寶哥之前,我一直以為所謂的皮雕,就是那種路旁販賣小皮包、鑰匙圈、皮帶的工藝,了不起,就是可以做一些客製化加工,幫自己的小皮件刻上自己的名字。但是,自從認識寶哥、見識到他整套手工皮件的打造過程後,就徹底的顛覆之前對皮雕的印象。

imageimage
隔著隘寮溪往南遠眺,瑪家鄉北葉村宛若一個川中之島。

寶哥,原本是個專業廚師。十幾歲開始學廚,曾經到過日本工作,也在台北的大餐廳工作過。跟許多和他同年紀的原住民朋友一樣,父母為了孩子更好的未來,很小就把孩子送到都市裡生活。一直到年紀漸長,在原運的浪潮下,寶哥的原住民意識逐漸抬頭,他才毅然決然的從都市回到北葉村。

談起小時候的北葉村,寶哥說,那是他心底最美的回憶。十幾年都市漂泊的生活,等到他浪子歸鄉的時候,北葉卻已經大變樣了。不過,對他而言,或許有族人的地方就是家鄉。

問他為什麼回鄉後,不好好作一個廚師,卻反而搞起了皮雕工藝,寶哥卻只是笑笑的說,一切都是機緣。

原來,寶哥年輕時,喜歡重機、嬉皮,因為沒有錢,只好自己打造嬉皮裝、配件,因此,結下他跟皮件的不解之緣。等回到屏東之後,恰好有個機會,就拜了一位知名的皮雕師傅為師,希望藉此將興趣轉化為工作。不過,因為種種因素,這段學習時間並不長久,後來,寶哥憑著自己對皮雕工藝的熱愛,逐步摸索,才成就他目前的創作風格。

image

image

為了學習皮藝,瞭解各種不同素材的特性,寶哥並不侷限自己只創作某種類型的皮雕,而這個觀念的後果就是,小小的工作室,頓時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動物皮(牛皮、豬皮、、、等),有時還得自己進行皮件的後置處理,以便瞭解不同的處理工序,會對皮件產生怎麼樣不同的影響。除此之外,各種壓模、縫紉工具更不能少。又因為北葉村購買相關的五金飾品非常不便,工作室的一隅,更是放了滿滿當當的各種零件,儼然像個五金行。

image

乍看寶哥工作室內的瓶瓶罐罐,你會以為這是一家五金行。(照片提供:田瓦屋工作室)

image

除了各種零件外,還有寶哥去跟其他國家原住民團體交流帶回來的照片,他也都仔細的裱框,放在牆上。(照片提供:田瓦屋工作室)

寶哥的朋友最怕跟寶哥一起去逛街,他們形容寶哥只要一進入百貨公司,簡直就比女生挑衣服還要認真,沒有三五個小時,絕對別想他會從賣場走出來。不過,寶哥對此舉卻有另一番說詞,他認為任何一種工藝,都有他值得學習的地方,每次逛街,他都當成去上課,他會認真觀察目前的時尚流行元素,以及知名品牌對不同材質運用的技巧,並仔細推敲這些可不可能成為他皮藝創作中的元素。

寶哥不認為,簡單地把原住民圖騰放在自己的作品中,就叫做創作。他認為,創作源自於生活,當然要與時俱進。同樣的融合圖騰到皮藝中,也可以嘗試各種不同的作法,讓圖騰更生活化、時尚化,讓非原住民也能同樣感受到圖騰的美。

這或許跟他年輕時的嬉皮經驗有關,寶哥特別喜愛銀飾品,總會在他的作品中,看到銀飾與皮件的結合。除此之外,寶哥也特別在意作品的實用性,對他而言,皮件作品生產出來就是要用的,所以,他鮮少製作只有觀賞意義的作品,每個作品都會考慮到使用者方便性,以及如何隨著歲月,產生不同的變化。

image

除此之外,不同材質的結合也是寶哥所擅長的手法。

他最得意的就是,有一次他出國去跟其他國家原住民團體交流,看到別的民族的文化,他一時心有所感,為什麼不能結合其他少數民族的工藝到自己的皮藝作品中呢?於是,他開始嘗試把其他少數民族的羊毛編織,結合到自己的作品當中。

這之中,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因為羊毛編織的特性跟皮藝不同,為了保持作品的實用性,避免羊毛因為長時間的摩擦而變色、毀損,以致於整個皮件的變形,寶哥不但投入大把的銀子進行研發,光是來來回回訂購就是一個大工程。

image

寶哥的作品:春色長短夾(照片提供:田瓦屋工作室)

除了開發新的可能性,近年來寶哥還把工作室的重心放在培養原住民的皮藝人才上。作為排灣貴族的一員,寶哥對於自己的族人既有傳承的使命感,也有他個人的責任心。每當看到族人因為生計困頓衍生各種生活問題時,他總是希望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所以當職訓局找上他,希望他開設皮藝班時,寶哥就毅然決然地答應了。不過,條件就是,教室得開在部落裡。

如今,寶哥的學生有些已經自己開始製作、販賣小工藝,有些則跟著寶哥繼續工作、學習。但寶哥還不以此為滿,他還有個大願望,希望北葉村能像三義木雕一般變成台灣著名的皮藝村……

image

寶哥的皮雕工藝班,師生們聚精會神,那是一種求生存的專注。

image

寶哥作品:重機後背包、兩用包(照片提供:田瓦屋工作室)

image

image

寶哥作品:槍型手機袋(照片提供:田瓦屋工作室)

北葉村,是個純樸的原住民部落,大山大水。

或許,只有以純樸之心,加上銳意創新的意志,

才會讓我們看見寶哥一件又一件令人驚喜的作品。

如果你也喜歡寶哥的作品,不妨訂購個幾件。

如果你想按自己喜好訂購專屬於自己的作品,

由於是手工打造,寶哥也可以為你量身打造(客製化)哦!

訂購電話:0933378300 / (08)799448

田瓦屋工作室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anau

(本文節錄轉載自「大我文創」部落格,閱讀完整篇幅,請點選這裡閱讀。)

瑪家永久屋 祝禱聲中動土

「要部落災民離開長久居住的家園,不是件容易的事,還牽涉部落間的差異性和法令問題,籌建過程艱辛!」世界展望會長杜明翰憶起籌建過程感觸良多,「最艱辛的溝通、協調過程已經過去,但挑戰才要開始。

八八風災重創屏北地區原住民部落,台灣世界展望會積極溝通、覓地、籌款並化解歧見,安置483戶災民的瑪家農場永久屋,昨天在眾人祝禱聲中舉行動土儀式,定7月底完工,災民將以「以工代賑」方式投入新家園重建工程。

瑪家農場永久屋位於屏東縣瑪家鄉北葉部落,占地6公頃,原為台糖用地,國有財產局價購後,台灣世界展望會負擔建屋工程費,每戶約150萬元,為2層樓鄉村式建築;共安置三地門鄉大社村174戶、霧台鄉好茶村177戶、瑪家鄉瑪家村132戶災民,並預留北葉部落居民的建屋用地,居民擁有地上物永久使用權。

「要部落災民離開長久居住的家園,不是件容易的事,還牽涉部落間的差異性和法令問題,籌建過程艱辛!」世界展望會長杜明翰憶起籌建過程感觸良多,他說,永久屋不僅住得舒適,也重視文化傳承、環境保護、減災和防災,提供短期工作機會讓居民「協力建屋」,也要讓農場充滿希望、喜樂與分享,「不只是恢復原來生活,而是要過得更好」。

「最艱辛的溝通、協調過程已經過去,但挑戰才要開始。」副縣長鍾佳濱感謝北葉部落願將部落傳統領域提供做重建家園之用,他期勉大社、好茶、瑪家部落居民,「雖然住的環境改變了,但寬闊的藍天綠地沒有改變,而且能與三地門原住民文化園區連結,成為推廣原住民文化的平台」。

永久屋開工是部落的重要歷史時刻,大社村頭目賴美香、好茶村長陳保華、瑪家村頭目徐春美等人偕耆老盛裝出席,以詩歌讚美祝福重建工程順利,他們感謝社會各界協助,「一掃天災帶來的陰霾,讓心中的夢想家園成為進行式。」

(本文轉載自20100319聯合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