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豆皮,三代人的誠意

在進美濃入口的敬字亭右轉,下西門大橋之後,就可以在右手邊看到紅色屋頂與煙囪,在工廠的空地前,晾著清晨才撈上來的豆皮,廣場的旁邊旁邊堆滿用來燃燒推動鍋爐運轉的木柴,這是宋新富家族經營的豆皮工廠。

980507-dofu-360.jpg
宋新富家族三代經營著豆皮工廠

每天清晨四點天還未亮,這間獨立於菸田中的工廠兼住家電動門微微開啟,露出廠內走動的身影與巨大的鍋爐聲音,宋新富家族的工廠便開始運作。

宋新富跟宋太太先從鍋爐口送進木頭燃燒將黃豆磨製成豆汁煮沸。豆汁藉由管線導引注到工作台上,注滿豆汁的方格底下需要持續以熱水保溫,這樣一來,豆汁上層才能凝結成一片又一片的豆皮,以木棒撈起來便是一片豆皮。

這個過程需要龐大的人力投入,因此宋老先生跟宋老太太也在天還未亮時投入勞動過程,天微亮,幾位附近的伯母便來到工廠裡加入製作豆皮的行列。

DSC_3493

DSC00833

宋太太將新鮮濃郁的豆汁(豆漿)送給我們品嚐,"我們自己是做豆皮的人,因此對市面上的豆類製品的製作特別挑剔",她拿起一包市面流通的豆皮向我們展示,她表示豆製品不可能久存,但是這包我們觀察了三個月,卻還未變質,一般消費者對這類豆製品的製作過程卻是一無所知。

宋新富表示,豆類食材的製作技術不難,保存的技術才是一門功夫,一般的豆製品不可能擺放超過兩天,然而現在市面上的豆製品普遍加入大量的化學原料,特別是大陸進口的大量豆製品,用以延長豆類製品保存期限,另一類則是在製作過程中用以提升風味的加工製品,然而豆類製品卻是。這類加入化學原料的豆類製品充斥市面,卻讓他無法認同。

宋新富撕下一片新晾乾的豆皮,交到我們手中,入口的乾豆皮口感滑硬,細細慢嚼之下,豆奶香溢滿口中。宋新富表示從父親手中接下這擁有將近六十年以上歷史的豆皮工廠也將近二十年。上一代是以傳統石臼磨黃豆,到了現在改為蒸汽鍋爐加上大型機台,從石臼到機器,反映著這兩個世代間,台灣的經濟起落,像這樣的小型食品加工製造業還留在農村,堅持不添加防腐劑、食品安全優先的理念,也為我們留著味覺的驚喜。

DSC_3529

不過驚豔旋即被另外一個意外的插曲取代,我們不由得被黃豆的醒目包裝所吸引,大大標示著美國進口的基改黃豆。問起基改黃豆,宋先生無奈的表示,本地的黃豆太貴了,而大家對豆製品的價格又非常嚴苛,不得已只好早早改為美國進口的基改黃豆,宋先生表示,台灣目前市面上的豆,幾乎已經買不到本地產黃豆,看到這美中不足的一點,宋先生一提之下,讓我們驚覺原來國內黃豆市場早已改頭換面。

DSC00841

宋新富表示,本地的黃豆當然會比較新鮮夠味,選用基改黃豆基本上是無奈價格競爭之下小型食品加工業者的選擇。筆者不禁納悶,慣食豆類製品的台灣人,早餐的豆漿、餐桌上的豆腐、火鍋裡的豆皮,結果…原來我們慣食的豆類製品,居然沒有一粒黃豆來自腳底下的土地,而非得要靠著飄洋過海來的基改黃豆!!奇也?怪哉?